猎文网 > 都市言情 > 从1983开始 > 第二百九十八章 俗人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“哗哗哗!”

    许非一猛子扎进水里,以不太标准的姿势游了个来回,湿淋淋的爬上岸。

    一票中年油男纷纷转头,自惭形愧。

    “游游泳确实好,释放压力。”

    他往椅子上一躺,两条大长腿尽情舒展,“这阵子给我站完了,就得运动运动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节目排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老马在旁边鼓捣茶具,不大点的小茶盅,刷刷沏了七八杯。

    “等审核,过的话就明年彩排。”

    许老师待身子变暖,才饮了杯茶,看看偌大的泳池区,“地儿挺好,就是空旷,连穿泳衣的妹子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有啊,虽然没穿泳衣。”

    汪朔忽然插嘴,扯着脖子喊:“小姐!小姐!”

    许非吓一愣,见一个穿制服的服务员过来才知道想岔劈了。

    “帮咱们订个包间,一会下去吃饭,这能点菜么?”

    “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先点菜。”

    一帮人开始研究菜谱,许老师特神奇,“你们现在这么赚么?五星级随便点?”

    马卫都鄙视,“海晏在这呢,谁自个结账?”

    “哦,蹭饭啊!”他恍然。

    “团结友爱的事儿,别整的那么庸俗。”

    汪朔也鄙视,教育道:“这蹭有学问,千万别刻意。一会吃饭都慢点,那地方跟办公室挨着,门打开,海晏一路过就打招呼。人家进来一瞧,嚯!吃饭呢,你说他好意思不给签单么?”

    哎哟!

    许老师摇头,我百万身家陪你搁这儿蹭饭?

    不过头一次来,入乡随俗。

    暂且再泡一会,那边继续海聊,汪朔当仁不让是核心。老马眯着眼儿喝茶,偶尔插一句,他没兴趣参加,拿本书看。

    “中国人到美国就是治病去了,本大国民众就有这喜好,一到人家地盘,啥病态都好。

    我一哥们头两年出国,前阵子回来,我一看,卧槽,信上教了。我说你怎么信教了呢?他说不信不知道自己渺小,不信不知道自己罪恶。

    扯杰宝蛋,丫就是怕死!

    我跟你讲,中国人最怕死,偏偏又没有信教这根骨头,千百年来拿祖宗说事。全是外面的和尚,告诉你得有信仰,有信仰精神充实,有信仰上天堂,就是给怕死找个发泄的地儿。

    其实都比不上中国人的祖宗,特实惠。人家也不上天堂,就在牌位上呆着,顺便还能保佑子子孙孙。”

    “怕死,就是怕死了没着落,意识消失,感受不到这个世界。所以就弄点玄乎的东西自我安慰。”

    “对,西方人讲个体,上天堂。中国人讲家族血缘,死了成祖宗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中国人实在啊,第一个弄出祖宗的那哥们才叫牛逼,太了解群众需求了……”

    汪朔侃嗨了,眉飞色舞,自觉太阳,结果瞧那边有个没听的,喊道:“你特么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随便看看,你继续。”

    许非晃了下书本。

    汪朔眼睛尖,“雪,雪山飞狐?卧槽,你看武侠小说?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帮作家全兴奋了,都是文坛人物,基本瞧不上武侠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看这个啊?港台作家没什么可看的,尤其金庸琼瑶。琼瑶的读者群就是一帮低幼,滥情胡搞,都比不上玩情调的张爱玲。”

    “金庸纯粹那些旧小说的路数,一句话能说清楚的事偏不说清楚,谁也干不掉谁,一到出人命的时候就从天上掉下来一个挡横的,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武侠多可笑啊,阿富汗战争都撤军了,他们还来这套呢?假的嘛,还刀枪不入、飞来飞去呢?”

    “小许,你眼光一向不错啊,今儿可俗了!”

    这可是八十年代的文坛。

    许老师就觉掉进了艾尔米塔什,满世界自己一个俗人。都是岁数大的前辈,他也不好怼,“成成,我回家再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成!一看武侠的混在我们里边,跌份儿。”

    “对,一会得结账啊!”

    这帮人呢,有开玩笑的成分,也有调教调教小年轻的意思。

    许老师把书一合,笑道:“行,那就说点别的。

    你们刚才聊死亡是吧?

    其实谁都清楚,死亡不可避免,累死累活就为了在这世界多留一会儿。什么信仰啊,祖宗啊,那东西太远,不真正死一次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那从最现实的角度,我觉得人的死亡,起码要经历三个阶段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大伙来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,当你心跳停止,呼吸消逝,这是医学上的死亡。

    第二个,当你举行追悼会,人们穿着黑衣出席葬礼。他们宣告,你已经离去。这是社会关系上的死亡。

    第三个,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,把你忘记。这是情感记忆中的死亡。

    人的一生,势必要经历这三次,然后才是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但对某些人来讲,还有更加延续的存在方式。音乐、影视、文学史、教科书……如果他们足够伟大,他们可能永远不会逝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片沉默中,许非看看时间,站起身,“好了,吃饭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青年出版社。

    信誉还是可以的,说下半年就是下半年。许非拿到了《论影视剧的自我修养》的正式版本,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封皮按他的意思重新设计,腰封也妥当,上写:

    “十几位名家联合推荐,看得懂的影视艺术鉴赏。”

    “汪朔:别拿观众不当盘菜”

    “莫言:影视爱好者入门读物”

    “葛尤:他教会我怎么演戏”

    其实编辑觉得很羞耻,从没干过这事,问:“许老师,要是没意见的话,过几天我们就正式发售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打算怎么发售?”

    “就是在各书店铺货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编辑心累,“您想怎么着啊?”

    “还是弄个读者见面会好,现在让开了吧?”

    “让是让,可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你们就帮着说一下时间地点,剩下我自己弄。”

    许非本打算搞签售会的,一想不对。现在只有领导才能签名,明星、作家要给人签名,会被骂的。

    得等九十年代流行歌曲火爆,港台势力大举入侵,最早的一批脑残粉出现,才带来这种签名文化。

    “婆婆,我要听《星星点灯》。”

    “哦,点灯啊,我也会唱。”

    就这种。

    许老师公费出书,自费宣传,联系于佳佳,于是《京城青年报》又开始抽奖了:

    “《论影视剧的自我修养》将于五日后正式发售,并举办读者交流会活动,本日起可报名参加,最终选出二十名……

    时间:八月二日,上午九时整

    地点:东城区大菊胡同28号”

    (还有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