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都市言情 > 从1983开始 > 第三百章 一个有趣的灵魂
    “你们都爱看什么样的影视剧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个男生便举手,也用不着麦克风,“我最喜欢《胡同人家》了,您什么时候拍三啊?”

    底下轻笑,许非一本正经道:“这位同学跑题了啊!我简单说一说,现在提倡多拍类型剧,胡同也是类型剧,叫情景喜剧。

    情景喜剧的立意和包袱,很大程度上来源于现实生活。可有些时候,它们不足以支撑一部戏,还偏偏要拍,难免会重复自己。

    这样对观众不负责任,何况我也犯不上再抢这碗饭吃,得给后来者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说,要尝试不同类型的作品么?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中心正在拍的,就是一部跨度十六年的家庭伦理剧。由李小明老师和我共同编剧,仍然关注市井阶层,贴近生活。至于我个人,挺喜欢武侠剧的。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男的都兴奋了。

    “您要拍武侠剧么?”

    “我最喜欢武侠剧了,《霍元甲》《陈真》!”

    “那叫武打,武侠是古装的!”

    “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,您在书里说影视剧的服装道具要尊重时代背景,那《霍元甲》的背景是清末,为什么不留辫子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好……”

    许非乐了,道:“首先,我这本书没提到港台影视,因为现在引进的不多。等大家的观影量上来之后,我会专门写一本关于港台影视剧的册子。

    至于霍元甲为什么不留辫子?

    很简单!一是创作者没想到,二是想到了,但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实施。比如人家明星不愿意,或者导演觉得丑,那干脆就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哇!

    底下惊奇万分,还能这样啊?

    “两地的行业制度不同,那边完全商业化,以明星、娱乐、收视率、赚钱为主。除个别导演如李瀚祥,都是能省则省,能糊弄就糊弄。

    再扩展一点,还是类型区分。

    比如清代背景的武侠剧,主要元素是快意恩仇、儿女情长,服化道能还原最好,如果做不到,有那个时代感也可以。

    起码得留个辫子,穿个马褂,别出戏就行。但如果是历史正剧,那服化道就得死抠,台词也得文绉绉的,绝不能生活化……”

    气氛慢慢热烈起来。

    那个丑男始终没开口,笑嘻嘻的看着一帮年轻人,似觉得非常有趣。他应该快四十了,面色疲惫,眼睛却很单纯,一下就能看到底。

    许非在留意,忽然问:“那位先生,我看您一直没参与,您喜欢什么类型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丑男一愣,笑道:“没什么固定的类型,有意思的我都喜欢。一些不好看的剧,某段内容很有趣,我也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要非选一个呢?”许非道。

    “呃,还是爱情剧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轻笑,可能觉得他的外表和爱情剧不挨着。一个女学生问,“为什么呢?您渴望爱情么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有爱情了,我只是喜欢文艺作品中对爱情的表达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呢?”

    “比如胡同,虽然一些内容很沉重,但总体上是一部非常浪漫的作品。”

    “浪漫?”

    这帮人都是胡同死忠,头一次听用浪漫形容这部戏的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您的观点有偏颇,胡同的现实主义精神是公认的……”

    孩子们很喜欢讨论,一个男生道:“就像小保姆跟白奋斗,虽然感情戏值得回味,可它明明在刻画时代痛点,关注边缘人群,我真看不到什么浪漫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,爱情是神圣的,小薇再可怜也是犯罪分子。”另有人道。

    “爱情本来就是神圣的,它在各种各样的生活里都是神圣的,所以它才是神圣的……”

    丑男的脾气特好,也喜欢笑,就是笑起来更丑。嘴合不上,一口糟牙,时不时还抽下肌肉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代造就了很多复杂的人,自愿的被迫的,搞的不纯粹,没什么错。但所有人都变成这样,就会像蛆一样熙熙攘攘。

    小薇是个被生活捶打的女人,正在往蛆的方向转变,不过她遇到了白奋斗。她把这些东西扯掉了,回归自己,我觉得这是浪漫的。”

    哇!

    大家纷纷侧目,这人谁呀?

    许非也笑了笑,“好了,还有问题么?”

    “您始终强调一个观点,观众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作品走向。那我能不能理解,您在暗示现在观众的审美水平太低?”一女生问。

    “呃,这不是暗示,已经明示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一片哄笑。

    许老师想了想,道:“不管什么时候,看戏都是因人而异。我喜欢这个,你喜欢那个,规定不了。

    那我为什么强调呢?其实不仅仅是影视剧,我们处在一个急速变化的时代,通常会产生很多误解。

    比如一样东西是烂的,可我们没见过,我们就觉得是好的。

    物质世界的发展非常快,精神层次的提高非常慢。跟十年前相比,都觉着条件好了,现代化了。实际呢,绝大部分人的思想还停留在以前,并没有进步,只是表层的东西提升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叫同志,现在叫先生,先把男女区分开了。”丑男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错!可到老了又不会叫,男的还能继续叫先生,老太太总不能还叫小姐,叫女士也差点意思,所以还是那个传统。”

    “叫老同志。”

    哎呀,这个哏捧的太舒服了!

    说实在的,许老师见过不少文化人,基本聊不到一块去。特别海马那帮中年男,完全不在一个波段上。

    可今天忽然找着频道了。

    许非化身男默女泪的鸡汤大师,跟一帮人巴拉巴拉,眼瞅着快中午,道:“今天也差不多了,最后想请你们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他取出一摞厚厚的表单,“你们报名参加的时候,都填了一份简单资料,有姓名、年龄和职业。

    我看了下,大学生居多,各行各业的也有。这里是一份调查表,不是强制性,自愿。你们拿回去,给自己的亲戚好友,特别是同学、同事,麻烦他们填上,然后交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于佳佳纳闷,随手抽出一张,见写着:“观众对影视剧满意度及建议调查表”

    下面一个个问题:

    “您觉得现在国内电视剧的总体质量如何?”

    非常好,比较好,一般般,比较差。”

    “您觉得最应该改进的地方是,空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底下人面面相觑,有人道:“许老师,我能问您想做什么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粗略统计一下,老说为观众服务,没观众参与叫什么服务?

    比如一部新剧出来了,我会搞一份调查,多少人喜欢,多少人讨厌,都是什么职业和年龄段。这个能了解吧?

    今天主要是练练手,每人十份,一份有效问卷两毛钱,不能让你们白干是吧?如果有兴趣,可以报名成为固定调查员,报酬具体再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丑男眼睛一亮,像发现什么宝贝一样。而众人考虑片刻,好像也没啥,遂纷纷取了问卷。

    今天都很愉快,前阵子太过压抑,好容易有个缓解身心的机会。而且地方还好,清幽雅致,有吃有喝,就是厕所不方便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许非招待大家吃了些茶点,意犹未尽的陆续散去。

    “哎,那位先生!”

    丑男正要往出走,忽被叫住,露出一口糟牙,“还有事儿么?”

    “跟你聊天非常尽兴,正式认识一下吧……”

    许老师伸出手,对方看了看,也伸手握住,“你好,我叫王晓波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交流会散场,几个朋友留下帮忙收拾。

    于佳佳算看明白了,说据点还真是据点,这逼货肯定要往别的方面发展了。当然她还搞不懂具体涵义,比如这个调查,费钱又费事,意义何在?

    她忍不住询问,许非堂而皇之的来一句,“为了以后骂架啊!”

    “没有调查,就没有发言权。以后跟人吵架的时候,他空口白牙,我手握数据,我就能干死他!”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于佳佳更懵,自然不信这种狗屁倒灶的理由。

    许老师反倒很嗨皮的亚子,一边抹桌子还一边哼歌,“葫芦娃,葫芦娃,一根藤上七朵花,风吹雨打丢了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就开个交流会,至于高兴成这样么?”

    “认识一个有趣的家伙,当然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许非伸出手指晃了晃,“你不懂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几位记者带着交流会的料走了,于佳佳肯定详细发,别的也能给个小豆腐块。

    许老师主要目的不是卖书,是慢慢塑造自己的一个品牌。

    搞传媒,公众对你的印象极为重要,尤其文化、影视这一块。提到《南方周末》会想到什么?提到《锵锵三人行》会想到什么?提到张国师、冯裤子、葛尤会想到什么?

    现在一提起许非,文化人是头一个标签,制片人其次,演员几乎没人提了。

    需要保持自己的正面热度,新鲜的,又不冲击当下风气的,开开茶话会,交流会,发表点意见,为影视艺术劳心劳力之类。

    你不光要做事啊,做完事也得吆喝啊,吆喝才能让上头关注,下头爱戴,让公众逐渐形成一种认知:

    许非出品,必属精品。

    (还有……)